染半。

。。。

【佛秀】未名(4)

记,当夕——复识
    行择此行扬州,为的是,寻一人。
    住持交予行择一封信笺,嘱咐他去扬州找寻一名名唤孙参的万花谷医者。行择几番打听,此人现居于红袖坊。是的,红袖坊,与名字十分相符,红袖坊便是那烟花之地。
    行择听到这个地方时面色有些泛红,他一个出家人,出入那烟花地,实在是有愧于佛祖。几番纠结,行择还是决定亲自去红袖坊将信交付给孙参。

    “哎呦呦~,这不是大师嘛,也来~我们红袖坊寻快活了?”老鸨在门口调笑着打趣这个满脸羞色的和尚。行择羞的面红耳赤,忙挥手回到:“不不不,女施主,此番我是来寻人的。”
    “哦~,是嘛?不知大师看上了坊里面哪位姑娘?老身这就去为大师唤来招待大师~”老鸨回过身唤道,“阿青小冉,来~接~客~”顿时有两位衣着清凉的姑娘走了出来,向老鸨福了个身,身姿娇软的便要向行择靠过来。行择忙侧了身,低垂着眼,解释道:“女施主且慢,男女授受不亲。贫僧此番前来是为寻坊里的孙参先生,还望女施主指路。”
    “找孙参先生?哎,真是扫兴。”老鸨撇了撇嘴,抬手让两个姑娘停下,嘱咐道,“去,将这位大师带去竹苑。”

    两位姑娘在前面领着路,莲步翩跹,娇言巧笑,眼波流转的媚眼时不时扫向行择,引得笑声连连。行择隔着一段距离跟着,步子看着四平八稳,但是泛红的耳朵和始终低垂着的眼睛却明明白白的显出他的窘态。
    “大师~竹苑到了~,先生在里面休息,奴家和姐妹就先走了~”一位姑娘唤道。
    行择忙行了个礼,姑娘们在行择身边绕了个圈儿,脆生生的笑着,携着满身香风远去了。

    待姑娘们走远了,行择才敢抬起眼来打量这院子。此处名为竹苑,竹却只有小小一丛。院子里有个精心打理的药圃,种着些行择认不太出的药草。没有那些文人欢喜的山景水艺,只闲杂种着些绿植,没有刻意的修理,倒是透着几分浑然天成的淳朴意味。行择敲了敲小屋的木头门,屋里没有应答声,但零零碎碎有些微声响传来。行择捻着佛珠稍稍等了会儿,便有人开了门。入眼是素白的鞋袜,再往上是淡青色外裳,坠着润莹的玉,再往上……
    屋内的人眸子里有几分震惊,又混着几分行择看不懂的怨与喜。屋内的人,是桑荑,前一日于水台有幸见得的,桑荑。

评论(3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