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半。

。。。

【花羊】新绿初染尘(4)

完结撒花!终于填了一个坑了!超开心!本来只是打算写篇小短短短篇,一不小心就写了这么多了,果然花蛤太迷人了(墨小霖实力抢镜头)。

18

师兄问,要不要和他一起回青岩。
墨意已在这纯阳宫呆了六个年头,对青岩自是想念。可这纯阳宫中,也有他舍不掉的,羁绊。

墨霖看着小墨意吞吞吐吐地样子,便知小师弟对青岩很是想念。只是,这纯阳宫中,有着小墨意割舍不掉的,那个人。
也罢,既然这两人都磨磨蹭蹭,不肯挑明。自己,就来做这个推波助澜的吧。

19

墨霖,刚从房里离去。
茶还是温的,承装的青瓷盏,却凉了。
顾寒品着微凉的茶水,手指轻轻蹭着腰间的白玉佩,有些心不在焉。

墨霖说,小尾巴想跟他一同回青岩。
顾寒自然不肯同意,可青岩,毕竟是墨意从小长大的地方,是,墨意的家。
他沉默了许久,沉默到墨霖开口,让顾寒去问问小墨意的意思。
青岩那么好,碧水青山,比这终年大雪的纯阳宫,好了不知多少倍。小尾巴想回青岩,也是常情吧。更何况,这是他最欢喜的师兄的意思。

可若是,自己不让他走呢。

20

顾寒出现的很突然,墨意有点措手不及。
携着纷飞的雪,那蓝白的袖袍,骤然出现在门口。
似,已许久不见。

小墨意正在吃饭,桌上几样青绿小菜,配着熬的恰到好处的白粥,简简单单,却让人很有食欲。
嗯,也不知让顾寒食欲大增的,是粥菜,还是人。

“顾寒,要一起吃晚饭吗?”墨意犹豫了一会儿,咬着唇说道。声音微微发着颤,手里衣袖揪成一团。
顾寒愣了愣,答道,“好。”

21

已有段时候,没和墨意一起坐在桌前,安安静静的共食晚饭了。
纯阳宫的事很多,很杂,顾寒忙不开身,也是忽略了小尾巴。以前的小尾巴,神采奕奕的,最喜欢缠着自己撒娇。现在,却生分的厉害。

“顾寒,我……”
“墨意……”
两人同时开口,两目相对,墨意羞红了脸,赶紧避开视线。
“你先说吧,墨意。”顾寒开口,声音难得的温和。
“嗯,好。”小墨意点了点头,

“我,想回青岩看看。”

22

想问的还未问出口,答案,便已明了。
顾寒微微垂下了眼眸,轻轻地嗯了一声,表示答应。

墨意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,反而有些失落。
他颤着声,问道,“你,是答应了吗。”

“嗯,你想回青岩,便去吧。”
顾寒站起身来,不敢再看墨意的样子。他背过身,慢慢向门口走去。宽大的袖袍下,手在不停地颤着,冷汗布满了整个手心。
他平静了会儿声音,抑着颤抖,说道,
“你与墨霖一同回青岩,我也可以放心些。”

23

“顾寒,你,真的盼着我回去吗?”
墨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带着些许期翼,又似染着失落。
“自然,”顾寒答道,“青岩景色秀丽,比这冷冰冰的纯阳宫好上千万倍,我自然是希望你回去的。”

“是吗。”墨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明明就隔着不足十步的距离,却遥远的,仿似隔了山海,冷冷清清。

“若是我不回去了,你怕是会失望吧。”墨意的声音淡淡的,仿似失了颜色,徒留一片空白,“我这样一个累赘,抛下了,你便轻松了。你一直想着的,不就是如何将我送回青岩吗?”
身后传来压抑着的哭声,顾寒听到了瓷盘砸在地上的脆响,还有墨意仿似丢了魂般的声音。

“我会离开的。”

24

墨意病了。
墨霖说,他病的有些重。

顾寒明白,小墨意是因为自己病的。是自己,误解了小尾巴的意思,是自己,一直忽略了小尾巴的心意。
听墨霖说,小尾巴一直很喜欢自己,一直舍不得自己。小尾巴跟着自己,从青岩一路来了这纯阳宫,满心满眼的,都是自己。
是自己错了。

小尾巴醒的很快,毕竟是少年郎,身体修复比想象中来的好。
顾寒一直守在小尾巴床前,寸步不离。所以小尾巴的鹿眼睁开的时候,正对上了顾寒泛着血丝的眼。

有人说,相见的一刹,仿似繁花开尽,莺鸟婉啼。
顾寒却觉着,与那双清澈的眼眸相对的一刹,仿似春阳融了坚冰,新绿染了白雪,遍是和暖融融的初阳,遍是生气勃勃的绿意。
一眼,即是永恒。

25

无需过多的解释,顾寒和小尾巴便已透过了往日层层叠叠的雾障,变的没羞没躁起来。
小墨意没有再提什么回青岩的事情,顾寒也装作无事发生般,两人整天腻腻歪歪的,到处散着粉红色的泡泡。

虽然那两人若有似无的忽略了青岩的事儿,可墨霖却是不得不回去了。
毕竟是青岩的大师兄,平日里事务繁杂,出来散散心休息休息无可厚非,可在纯阳宫太久终不是什么好主意。
懒得打扰那对刚刚相互通晓心意还在蜜里调油的小夫夫。墨霖,便在几日后的清晨偷偷启程了。

26

天边冬阳渐出,雪也恰停了。
一切都恰到好处,很是难有的适宜出行的好天气。
墨霖坐上来时乘着的马车,正准备出发。本以为将一个人独返青岩,却未曾想到……

“喂,庸医,你这就打算丢下小爷这个病患跑路了?”
略欠扁的声音,像山里野猴般灵巧翻进车里的动作,是顾岑那孩子。
那孩子没皮没脸的蹭到墨霖旁边坐下,翘着脚像小痞子般说,“小爷的病还没医好呢,谁准的你这个庸医轻易跑路?”
“哦?那不知顾岑小道长,有何吩咐?”墨霖忍者笑意,回道。尾音上挑着,是抑不住的高兴。

“那还用说?”顾岑悄悄蹭进墨霖怀里,死皮赖脸的说,“不给小爷把病医好,小爷就一直缠着你,天涯海角都缠着你。”
噗,这孩子。
不过被他缠着,似乎,也还不错?

27

春意暖暖,新绿初染了枝头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