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半。

。。。

【羊花】新绿初染尘(3)

14

小顾岑在师兄那儿碰了壁,也不敢到处瞎转悠儿了,夹着尾巴灰溜溜的滚回房里状似乖巧的等庸医来给自己扎针喂药。
也不知道最近哪个不长眼的惹着自家冰块儿师兄了,搞得师兄整天板着个脸,冰嗖嗖的,怕是要冻死整个纯阳宫的咩了!
顾岑在床上翻来覆去,摸不着头脑。眼瞧着庸医敲了敲门,步伐优雅的走到自己身边,顾岑骤然有了一丝丝灵感。
唔,最近师兄发脾气,莫不是,跟庸医有些关系?

“喂,庸医,你今天来的怎么这么迟?”
墨霖慢吞吞地迈着步子走到床边坐下,手指轻轻搭上顾岑挂在床沿的羊蹄子,慢悠悠地说,“今日啊,我与师弟共进了晚餐,有些迟了,抱歉。”
嘴里说着抱歉,动作语气却没有丝毫歉意。顾岑咬着牙,背上的衣衫被一层层扒下,身旁那人凉凉的手指慢悠悠地从背部划过。
“嘶——”
钢针骤然刺入,毫无预兆的痛感让顾岑不由自主的吸了口冷气。
“哦,真抱歉。”墨霖轻飘飘地开口,“一不小心,弄疼你了。”

15

“没事。”
就怪了,顾岑恨的牙痒痒的。
这黑心庸医,就趁着给自己施针百般捉弄自己,偏偏,偏偏嘴里一口一个抱歉,自己还不敢故意挑错。
万一,被这庸医记恨上了,明天下手更狠些怎么办啊,天哪!

这小子,倒是皮糙肉厚,能抗啊。
墨霖又插进去一根银针,轻捻了几下。身旁小崽子吸着冷气,明摆着痛的不行,却没怎么喊过疼。
唔,是个练手的好器具。

墨霖收了针,一样一样装进医箱。收拾妥当。本该裹着衣服骂骂咧咧的小痞子今天没怎么闹腾,墨霖转过身,一看差点笑出声来。
小痞子,半赤着背,趴在床上睡着了。

本着颗医者仁心,墨霖奖衣袍盖上,又将被子裹在小痞子身上。睡着的小痞子,眉眼不像往日那般咄咄逼人,微微下垂的眼角,倒是显出几分楚楚可怜。墨霖修长的指轻轻滑过顾岑的眉眼,鬓角,脸颊,嘴唇。
唇软软的,全然不像平时恶语相加的臭小子那般惹人厌,倒是像前些年去唐门吃过的冰粉,弹弹软软的。

唔,好像,也没那么讨厌嘛,这小子。

16

顾寒近来很是生气,他恨不得把自家小尾巴锁在自己身边,不让他跟墨霖说半句见半眼。
偏生自家小墨意四处沾花惹草,天天心心念念他那墨霖师兄。
墨霖,墨霖,墨霖。
当初就不该让这家伙来纯阳。

唔。
好像,好几天没见着顾寒了。自己,又惹顾寒生气了吗。
墨意有些难过地坐在房里,不知如何是好。随手抓起师兄留下的医书,却是一个字也读不进去,满脑子都是顾寒平日里练剑的模样。
飞雪银刃,鬓染清霜。当真,让人难以忘怀。

小尾巴,又在想墨霖,吗。
拿着墨霖留下的医书,却一直盯着那面出神。是,在想墨霖的模样吧。
顾寒在门外站了许久,却终究不敢跨过门,进去看小尾巴。怕他问自己墨霖在哪,怕他只想着墨霖,怕,怕自己这六年的相伴,比不过墨霖自幼对墨意的照料。
倒是有些好笑,这六年,如何比得过自小的相伴。
罢了。

17

缘,从来都是蛮不讲理的东西。
命里的红线早乱成了一团,交错缠着,密密麻麻。
太过相信自己的判断,有时反而理解错了意思,无端,生出些是非来。

话虽如此,但那缠着的红线,理一理,倒也就清了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