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半。

。。。

【羊花】新绿初染尘(2)

啊我真的对花蛤爱的深沉(›´ω`‹ )

08

不知不觉,已在这纯阳宫呆了六个年头。
墨意趴在覆着层薄雪的石桌上,软软的裘衣沾了些雪花,悄悄地浸湿了蓬起的白毛,挂上了晶莹的液珠。
顾寒,又在干什么呐。墨意用手指扒拉着桌上的薄雪,想的有些出神。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墨意总觉着顾寒近来常躲着自己。最近几天跑去找他总是瞧不见人,墨意撅起嘴,长发散在桌上,白雪墨发,似染出了半幅丹青。
“好久好久没回青岩了,呐。”
墨意轻轻地叹了口气,用手把玩着柔顺的发尾,咕囔道:
“还真是,有些想念师兄呢。”

顾寒听着小墨意咕囔的话语,握着剑的指尖有些泛白。
小尾巴,是想墨霖了吗。

09

墨霖倒真是,第一次来纯阳宫中。
顾寒来信说,小墨意想见他。墨霖挑了挑眉,有些好奇。顾寒那个醋坛子,自从将小师弟骗去了纯阳宫,就没提过让小师弟回青岩的事情。此番叫自己去青岩,是突然吃了哪门子飞醋?
墨霖端着青瓷盏,挂着浅笑品着这纯阳雪煮的道茶。味微涩而香扑鼻,倒是盏好茶。
“师兄?”突然传来小墨意的声音,墨霖微支起身,放下茶盏,虚虚搂住那向他扑来的少年。数年不见,小墨意已脱去了稚嫩的模样,墨发黑眸,倒有些青岩弟子的文人气。
小墨意紧紧地攥着墨霖的衣袖,张着双灵气十足的鹿眼,好奇地问:“师兄怎突然来纯阳宫了?”

墨霖抬起手摸了摸小墨意的软发,答道,“当然是——”
“来我纯阳宫医病的。”顾寒的声音冷冷的传来,小墨意眨了眨眼,从师兄身上站起来,乖巧地喊道,“顾寒。”
“还望墨霖兄为师弟悉心调养。”
“自然。”墨霖站起身,牵起自家小墨意的手,带着盈盈笑意向顾寒说,“也多谢道长这些年照顾我们小墨意了。”

10

虽说墨霖被叫来纯阳宫为师弟医病是个借口,但这样子还是得做的像点。
自家师弟顾岑那家伙,自小脾气臭的厉害。此番让墨霖去给他养养伤,正好让那臭屁孩子烦烦他,让他没心思和小尾巴勾勾搭搭就好。

“你,就是我师兄找来的医生?”那孩子嚣张的翘着脚坐在椅子上,扬着下巴看墨霖。他穿着身和顾寒相似的蓝白的道袍,却不像顾寒那般有种冷漠孤傲的神仙气,举止动作,活像街头的小痞子。这孩子,倒真有几分意思。墨霖心里想着,微微低头行了个礼,答道“小生不才。”
“哼,”顾岑满脸不屑,“一看你就是个庸医。”顾岑从椅子上跳下来,在墨霖身边绕来绕去,肆意打量着。“纯阳宫有名号的医生都是白胡子老家伙,你看起来年纪轻轻的,肯定是医术不佳,真不知道师兄为什么找你来给我看病。”
墨霖收了脸上惯常挂着的笑意,抬着眼轻飘飘扫过顾岑,开口道,“人不可貌相,顾岑小道长仅凭小生年纪判断医术,可否有些不妥?”

“哼,庸医。”顾岑使劲地一甩袖子,大爷般的坐在椅子上,冲着墨霖喊道,“你这庸医,还不赶紧过来给小爷看病?”

11

顾岑有些烦躁,那个被师兄叫来的庸医,好像是有几分本事儿。最近被那个庸医调养了几天,多年的胸闷似是好了些,近来没怎么发作了。
哼,不管,那庸医年纪轻轻的,肯定没什么经验,治好小爷也肯定是瞎猫碰了死耗子,小爷才不信他有多大的能耐呢。
顾岑气鼓鼓地呆在屋子里,百无聊赖的在床上翻来翻去。今天那庸医这么还不来给小爷治病,都这个时辰了。

“师兄,你陪墨意一起吃饭吧!”小墨意眼巴巴的拉着墨霖的袖子,委委屈屈地说,“师兄好不容易来纯阳宫一趟,小墨意都没能好好招待师兄,师兄就赏小墨意一个面子,和小墨意一起吃一顿饭吧。”
虽然已经到了惯常给顾岑那小家伙诊脉的时辰了,但自家小师弟这般眼巴巴的瞧着自己,墨霖有些舍不得拒绝他。罢了罢了,今次就晚些再去给那臭屁小子诊病吧,也不差这点时候。
墨霖摸了摸小墨意的头,笑着答道,“好。”

12

顾岑很有些生气,自己已在这房中等了那庸医整整一个时辰,但那庸医居然还不来给自己诊病。“庸医,居然敢放小爷鸽子!”顾岑一摔门,气鼓鼓的甩着袖子溜达出去了。那个庸医,不来求着小爷给小爷说好话就算了,还敢放小爷鸽子,简直无法无天,别想小爷给他好脸色看了!
顾岑在纯阳宫里晃悠着,突然看到了自家师兄。奇了怪了,自家师兄这个时辰不是该跟他从花谷带回来的那小子一起吃饭吗,怎么跑到这儿,赏景?
当真是奇了怪了,自家师兄素来沉迷练剑,除了陪那花谷小子,什么时候有这种雅兴,跑园子里赏雪来了。

“师兄,”顾岑像个小痞子似的迈着步子像顾寒走去,问道,“今天你不去陪你那可怜兮兮的小尾巴了?”
顾寒没说话,侧过头轻飘飘的看了顾岑一眼。眼神冷冰冰的,顾岑感觉自己的血仿蜂都被冻住了,整个人冒着寒气。
天呐撸,谁惹这个冰块儿了,小爷要被冻死了啊啊啊啊!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