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半。

。。。

【羊花】新绿初染尘

想看雪!(也许可能单纯被热疯了吧)

01

顾寒看到墨意的第一眼,仿若春光融了纯阳宫万年的白雪,绿意初上了雪竹林的枝头。
顾寒想起曾见于书册上的一句话,眉间弦月,唇上桃花。
顾寒想,此生,若能醉在那流波的眉眼里,便也值得。
他此生见过很多美景,确是第一次,为此沉迷。

许,是劫吧。

他自幼长在这覆着白雪的纯阳宫,见惯了不染尘埃的洁白。
那片纯白,掩盖了泥尘,掩盖了枯残,掩盖了一切,与这洁白不同的,肮脏与污秽。

许是太久没见过春光乍泄的新绿,才会在那人出现的一瞬,乱了心神。
墨意是一粒种子,轻飘飘的,落在了顾寒心间,静悄悄的,破了壳儿,展出稚嫩的新芽。

02

墨意裹着羊绒袄子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,用脚踢着覆着地面的残雪,心里有些不乐。
不知道为什么,顾寒近来总是躲着他,他便是撒娇耍赖,那人也不再如以往般宠着他溺着他。
没来由的,墨意有些心慌。
墨意已在这纯阳宫呆了五六个年头了。

自十岁那年,在花谷见到顾寒的第一眼,墨意就欢喜上了那人持剑的风姿。
一身蓝白的道袍,背手持着古朴的长剑,深邃如黑夜的眸子在见到他时骤然闪过的光彩。全身上下,都是墨意喜欢的模样。
墨意偷偷地拉着顾寒宽大的袖袍,像只小尾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,探着头,悄悄看顾寒棱角分明的面庞,悄悄看顾寒墨色的眸子。
他欢喜着顾寒,他想一直一直跟着他。

纵前路未卜,也愿,与君同赴。

03

小尾巴说,想跟他回纯阳宫。
顾寒撑着头,看着那扭着手面色通红站在他面前的孩子,有些不知如何回答。
他倒是挺喜欢小尾巴的,只是纯阳宫位处高山,无趣的狠,他怕小尾巴适应不来。
小尾巴尚是少年儿郎,该呆在这绿意盎然生气勃勃的花谷,而不是跟着他去那漫山白雪了无生趣的纯阳宫。

小尾巴看他半天不答,眼里泪水再也兜不住。他撇开顾寒伸过来帮他擦拭泪水的衣袖,抹着泪跑出了门。
顾寒看着小尾巴跑出门,指尖浅浅的水痕带来微微凉意。
素来平静的心,有些慌乱。

道家素来讲究心平,近日没来由的心燥,怕是会阻着自己问道。

04

墨意很是难过。
他是真的很想去那纯阳宫,很想看那漫山白雪,很想,很想跟着顾寒。
他一路哭着,跑到了常去的长亭,一头撞进了温暖的怀里。
他抬起哭的红通通的兔子眼,隔着水雾往上看去。
层层叠叠的墨色长衫,纤长柔软的墨发,浅茶色的眸,带着浅淡却温和的笑意,是墨霖师兄。
师兄微开了口,珠玉般润泽的声音:“是谁,欺负我们小墨意了?”

小墨意将脸埋进师兄层层叠叠的衫中,哭的断断续续,小声呜咽着,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。
墨霖师兄叹了口气,轻轻环抱住墨意,摸着他细软的发,柔声安慰着。

阳光静好,稀稀疏疏的透过林间的碎叶,细碎的光斑落在他们身上,柔软,沉谧。

05

顾寒有些吃味。
他一路跟着小尾巴过来,想安慰安慰小尾巴,却未曾想看到了这副光景。
那温柔文雅的青年,环搂着尚且年幼的少年郎,文衫墨发,撒满细碎的光华。
端的是好光景。

顾寒眸色深了些,拂袖转身离去,步子有些急,不似平时那般悠然。

师兄抬起头,看了看那离去的蓝白身影,微皱了眉。
师兄,怀里的小墨意抑住了哭声,抽泣着抬起了脸,师兄,我,我,

我想去纯阳宫。

06

小墨意素来脾气倔,既是下定决心要去纯阳,他这个师兄当真拦不住。
墨霖眸色暗了些,脚步停在了顾寒房门前。既然拦不住,他便只得帮着那小家伙,既是万花谷的弟子,怎可随意被人欺了去。
他举起手轻轻敲了门,门里传来顾寒冷清的嗓音,“何人?”
“万花,墨霖。”

“不知墨霖兄此番前来,有何指教?”
“此番前来叨饶,为的是我花谷小弟子,墨意。”
墨霖浅啜了口茶水,修长的指半握着润白的茶盏。微合的眸扫着碧色的茶汤,轻声说道。
“墨意欲前往纯阳宫暂住,不知道长可否愿意,帮着墨霖照料那小家伙?”
顾寒持盏的手停了停,问道,“不知墨霖兄为何,突然让墨意跟着贫道去纯阳宫暂居?”
“小墨意太过活泼,我们师兄弟平素压不住他,近来道长来访,墨霖看小墨意很是听道长叮嘱,且小墨意屡次提起纯阳宫的雪,很是向往。墨霖心想,不妨麻烦道长照顾墨意,将他一同带回纯阳宫,既是了了墨意的心愿,又能不让我们太过担忧。”
墨霖将茶盏轻放回桌面,淡声道,“不知道长,可愿帮墨霖这个忙?”

过了良久,墨霖听到轻轻的一声,
“自是愿意。”

07

墨意跟着顾寒,从青岩,慢悠悠地回到了华山。
墨意从未见过如此干净纯粹的雪,纯白的,像是无瑕的玉,润莹莹的。
墨意的手指抓着顾寒的衣袖,因着天寒,指节泛着浅浅的白。

啊噗。
身后传来小尾巴的喷嚏声。顾寒停了下来,手轻轻的握住小尾巴的手。
冰凉凉的,怕是快冻坏了。
顾寒冷着脸,从行囊里拿出自己的裘衣,罩在小尾巴身上。小尾巴从毛绒绒里钻出来,抬起泛着红的脸,张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顾寒。
“道长不冷吗?”小尾巴怯生生的问。
顾寒抓着小尾巴的手,感受到那渐渐变暖的温度,答道,“习惯了。”
“冷了就多穿些,别冻着自己。”
“嗯哪。”

冰花飞扬,落于眉眼,融为至浅的水迹。

评论(1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