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半。

。。。

【佛秀】未名(2)

_§:з)))」∠)_妄图试试还会屏蔽嘛

记,当夕——相逢

    辗转六七年,行择又去了扬州。
    扬州依旧繁华,熙熙攘攘。行船穿行于湖面,清风拂细柳而过,端的是清秀丽景。行择戴着斗笠行于路上,轻薄的黑纱微掩着善和的眉眼。
    耳畔,似有鼓声响起,伴着清脆的银铃声,从那喧哗中传来。轻轻的,却异常清晰,似,直闯入心。人群喧闹更胜,原本方向各异的脚步出奇的统一。行择本不欲与人群同往,奈何人潮汹涌,他被拥挤的人潮推向了,那鼓声的源头。
    入眼,皆是轻盈的粉纱。朦朦胧胧的,逆着日光望去,轻纱之中似有道纤细的身影,足尖轻点在一面大鼓上,依着节奏翩然起舞。行择曾见过秀坊姑娘在水榭的剑舞,舞姿曼妙,却比不得此时这轻纱掩映中身影的轻盈软媚。
    “这桑荑的舞姿端的是曼妙啊。”行择听到身旁男子的感叹,“虽是男子,这身段气场,便是那花楼的花魁也比不得。”
    原来,竟是男子?行择在心中暗叹。不由得,心境似有几分微澜,他轻合了眼,默念了句阿弥陀佛。
    再睁眼时,恍若隔世。那盈盈的轻纱早已伏在地面,将那纤细的身姿露于众人眼前。轻薄的粉色纱衣软软的附在那身子上,裤脚收紧,系着串银铃儿,伴脚步轻响。青丝高束,玉冠却松松带着,轻垂下几缕鬓发。细眉斜长,眼尾一抹嫣红,衬着那桃红面色,端的是魅色无边。素腕上,一串佛珠松松的绕着,别是番风景。
    那串佛珠,行择看着眼熟,却一时记不起。

    鼓声渐渐缓了,鼓台上飞旋的轻纱逐渐轻垂,行择看着那身影,一时挪不开眼。竟,是有些痴了。四周掌声骤起,那桑荑微微挑起唇角,微扬着下颚,眉眼间皆是风情。
    烟波流转的眼扫过人群,在流转过行择这方时稍停了停。行择仿若从那微眯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凌厉,又似是一抹迷茫,一闪而过,仿似不曾出现。
    行择看着这少年,几分眼熟,还未思索出结果,那少年却已消失在漫天的纱幔轻绕中,仿似从未出现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