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半。

。。。

[苍藏]小小开脑洞写了小短文,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续更。_§:з)))」∠)_配图于清明时赏苏州拙政园所拍摄,画质渣渣。

  西湖断桥,正是冬末初春,雪微融,透出几分青绿。

  “燕楚,我这西湖断桥残雪,与你那雁门雪飞,可有几分相似?”
  “形虽似,神则非。断桥此处的残雪,美则美矣,可那雁门关的大雪纷飞,才应是我的归处。”
  “是吗?所以你还是,非去不可?”

  “隽卿,我以为,你明白的。”顿了良久,蓝白轻轻的叹了一声。“是的,此战,我必往,便是战死于雁门关,我,也绝不后悔。”

  眼前单薄的身影似是晃了晃,燕楚微侧了头,不敢直视他的眼。良久,那人轻叹了一声,微微后撤了半步,转过了身不再看那冰冷的玄甲。

  “此战,若你执意前往,便去吧。”
  他的声音飘渺,似从三生石畔幽幽划过,踏过了半水忘川。似,是永别。
 
  “隽卿,我即刻启程。”燕楚看着那单薄的背影,心里不舍,却不得不强行压下。“望汝,珍重。”终归是久经沙场,声音似是带了几分金戈铁马的铿锵,浩浩荡荡,又似夹了几分雁门的大雪,冷冷清清。

  战马的嘶叫近了,又远了。那人,该是离去了。他不敢回眸,心里痛的厉害,泪却卡在眼中,不能滑落。

  雪,轻飘飘的,顺着风,落在那长桥之上,余下,满眼纯白。

评论(3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