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半。

。。。

随手择记

01
素来情深,奈何缘浅。
以此句开篇,要谈的却无甚相关。
前些日子,在票圈看到了老家的早点,甚是想念。
远离多日,那些粉面,那些小食,在记忆里泛着热气,散着香味。

高中时,尤爱楼下对街的酸辣面。碱水面煮的恰到好处,不硬不软,配上酸辣咸鲜的面汤,一勺儿碎碎的猪肉臊,撒上把葱花,香、色、味皆到了极致。囫囵吃上一碗,赶着满载的公交车,是回不去的年少时光。

也还记得,飘香。已记不清与它的第一次相识,或是在小学,或是更早。身处习坎的老饕,无不知飘香的大名。有人为红烧牛肉癫狂,奈何于我而言,美味之至,乃泡椒牛肉也。看似清汤,实含着泡椒的酸辣,隐隐约约,与那筋道的牛丸、鲜嫩的肉丝相衬,鲜的咬掉舌头。闲闲散散坐在外堂的长桌,喧吵嬉闹,大大小小,相似又不同。

谈及飘香,不得不提提鸭汤面。高中时,有人将鸭汤面与飘香提为习坎周边两大美味,我素来赞同。与飘香清淡却不失口味相异,鸭汤面的汤头更为酸爽,更为众口,更合得来学生们的口味。一碗细面,半碗汤油,连皮带肉的大块儿鸭,酸爽可口的萝卜块儿,毫不吝啬胡椒调味,重味重油,为的就是给孩子们一份开胃爽口的过早。若是去得早,悠哉游哉点上碗鸭汤面,细细品尝,便能看到囫囵扒拉的学子,汹涌来去的人潮。

却是,有些感慨。那些日子,明明在当时看来寻寻常常,可却仿似在记忆里刻了印子,忽然就在脑子里冒出来,一桩桩,一件件,牵动着,太多太多的过往,太远太远的曾经。

评论